导航菜单
首页 > 北京供卵 » 正文

可卿托梦有深意

   :hlmyj零零壹 壹陆叁.

  

  张晓冰

  秦可卿在《红楼梦》中是一个特殊的人物。

  一是她出场的戏不多,到十三回就死了,可是她在《红楼梦》全书中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

  二是争议太大。从脂砚斋的点评起,就说她是一个淫乱的人物,第十三的回目原来就是“秦可卿情丧淫香楼”,现在改为“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说她和公公贾珍有乱伦关系,和小叔子也有不正当的风流韵事,以致老仆人焦大醉骂“扒灰”与“养小叔子”。如此淫乱,可是包括贾母在内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欢她,实在不可思议。

  三是秦可卿究竟是什么出身,争议不断。一个小官从孤儿院抱养的弃儿,死后丧葬规模如此之高,王爷都设路祭吊唁,由此而引发出专门研究秦可卿的所谓“秦学” 等等,不一而举。

  近四十年来的红学研究,绝大多数关注的大多是上述这些文本背后的问题,而对于秦可卿临死前给贾府执行董事凤姐的托梦,即关于贾府家业前途——置地办学,却并没有引起重视。在曹雪芹惜墨如金的文字里,写了一大段托梦的过程和托梦的内容:

  凤姐方觉星眼微蒙,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含笑说道:“婶子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子,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娘,别人未必中用。”凤姐听了,恍惚问道:“有何心愿?你只管托我就是了。”秦氏道:“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生悲,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凤姐听了此话,心胸大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秦氏冷笑道:“婶子好痴也!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常保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俱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无患了。”凤姐便问何事。

  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也没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以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的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若不早为后虑,只恐后悔无益了!”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出云板连叩四下,将凤姐惊醒。

  曹雪芹在《红楼梦》全书中多次表达了贾府家族的末世趋势。早在第二回,局外人冷子兴就已经看得很明白,说“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没很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还通过警幻仙子之口,表达了贾府先驱宁荣二公对贾府家族后继无人的忧虑:“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流传,已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我等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者。”(第五回)宁荣二人的忧虑,何尝不是 曹雪芹的忧虑?

  秦可卿所托之梦,是一个关于家族未来命运的重大问题!贾府“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为防止“乐极生悲”,“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应该居安思危,置地办学,培养人才,保全家业。《红楼梦》展示的是百年末世时期贾府“乐极生悲”大厦将倾的画卷。这个“梦”是向贾府现在还处于醉生梦死中的当局者提出的严重警告!

  但是在贾府,“金紫万千谁治国?”只有“裙钗一二可齐家”(第十三回),而两个可以“齐家”的“裙钗”,一个是托梦者秦可卿,本可当家大展身手,但还未来得及施展抱负,却英年早逝,撒手人寰;一个是“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的受梦者王熙凤,(第十五回)但这个荣国府公司的执行董事却并不在意托梦者的警告,仍然是一意孤行。

  脂砚斋在第十三回回前批评道:“此回可卿梦阿凤,盖 大有深意存焉。”脂砚斋所说的深意,我的理解,就是祖茔附近“置地办学”,培养接班人,卷土重来,再图复兴!这个梦难道不就是曹雪芹寄托的梦想吗,可惜后来的读书人并没有关注这一点。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办教育,育人才,自古以来,小到家庭,大到国家都极为重视。

  远在西周的时候,天子就为贵族子弟设立了学校——“辟雍”。现北京城中,国子监内的辟雍,为清乾隆年间修建,新皇帝登基都要到此讲学一次。

  中国历代的思想家和政治人物也都把教育作为树人、治国的第一要要务。《礼记?学记》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群民,教学为先。” 孔子认为,教育是立国、治国的基础:“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朱熹认为,国家的强盛之道就是办教育:“国家建立学校之官,遍于郡国,盖所以幸教天下之士,使知所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而待朝廷之用也。” 到了曹雪芹之后的近代社会,列强入侵,国势日衰,张之洞、康有为、梁启超等有识之士都主张大力办学,以教育兴国。

  据此看来,曹雪芹的思想和中国历代政治家、思想家的主张是一脉相传的,他通过秦可卿托给王熙凤的梦,把他希望用教育挽救衰落的家族,用教育挽救封建末世的思想体现出来。

  曹雪芹一方面寄托他的教育济世之梦,另一方面又在书中把现实中贾府的教育乱象展示给读者。贾府现在有没有学校呢?有!贾府不仅有公子哥儿们读书的家塾,而且还有女校。第三回林黛玉初进贾府的时候,贾母就叫女孩子们那天可以不去上学,在家里迎接客人。但是现有的学校却无论如何是难以承担复兴大任的。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便是贾府当前学校的写照。脂砚斋倒是看得很明白,他在第九回回末感叹道:“学乃大众之规范,人伦之根本,首先悖乱,以至于此极,其贾家之气数,即此可知。”

  现有的学校都没有办好,还指望依靠今后办学复兴,那就只能是一种梦想了!难怪曹雪芹安排托梦这个情节的。

  红楼刘姥姥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