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北京包生男孩 » 正文

古人谈恋爱时,一般都干啥?

  我们都知道现代人恋爱的效率比较高。逛街、吃饭、看电影是“套路”,但似乎这是每一对陷入甜蜜恋爱小情侣的“必经之路”。而古人,谈恋爱时也和我们一样,走过最远的“套路”,才去到他(她)的心里。

  知己知彼,请大家跟随小妹,来看看古人的套路到底有多深。

  一:男男女女如何看对眼?

  (壹)先秦时期至唐朝:

  在先秦时期,社会风气开放,女性可以自由出门,而男女之间的恋爱也比较自由。

  ▲元宵节,是约会的好时机。

  两人走在路上,互相看对眼了,就可以“暗送秋波”了。甚至有时还是女方主动。比如先秦时期有一首叫《郑风·溱洧》的诗,是这么写的: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矣。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于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说的是三月三“上巳节”的时候,男生女生到“溱河”与“洧河”边游春,顺便谈恋爱的故事。

  女的看中了男的,跟他说:“那里好热闹啊,我们去看看吧?(女曰观乎?)。

  而这个男的显然得了直男癌,回答说:“我已经去过啦!(士曰既且。)”。

  女的无奈,只好继续主动:“小哥哥那你再陪陪我嘛。(且往观乎?)”

  西奇妹觉得这男的活该母胎单身,不过好在姑娘够主动,所以结局还不错,两人用芍药花定下了情意(赠之以勺药)。

  ▲乞巧节是古人的约会时间。

  古人表白时,除了送芍药之类的小花花,还会送簪子、送彤管(一种女性用的杆身漆朱的笔)、送胭脂等。反正是想要将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都送给她,这点倒是古代和现代是一致的。

  (贰)南宋之后:

  从北宋时期开始,女性的地位急剧下降,到了南宋,她们开始被迫“裹脚”。尤其是到了明清时期,缠足裹脚之风尤盛。裹着“三寸金莲”的女性,连路都走不稳,如何跑出去谈恋爱呢?

  这个时期的女性,婚姻的唯一途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其说是“谈恋爱”,不如说是双方父母看对眼了吧。父母们觉得看得上彼此的孩子,那么这门亲事也就靠谱了。找人说一下媒,这事就成了。甚至很多夫妻在结婚时掀起红盖头,才第一次见到彼此的模样。我想那心情就犹如我们“抽盲盒”吧,只是这一抽就是一辈子了。

  所以说,这个时期的女性,是没有约会和恋爱过程的。她们直奔“结果”而去。

  二:男男女女约会进行时!

  (壹)在哪里约会?

  南宋之后,尤其是明清的男女,不恋爱直接奔向“结果”,小妹也没啥好写了。还是宋朝以前的男男女女比较“幸福”啊!看,他们正在约会呢!

  ▲乞巧节,姑娘们准备约会。

  我们先看一首春秋时期的诗:

  《鄘风·桑中》“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

  这首小妹选自《诗经》的小诗,首先交代了情侣的约会地点,这个地方必须是要相对有私密性的,不能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的。比如诗中的这一对小情侣,将约会地点选在了桑园中,房屋里。当然也有选择“玉米地”或者“小树林”的。

  我们继续看最贴近百姓生活的写实派《诗经》:

  《国风·陈风·东门之池》“东门之池,可以沤麻。彼美淑姬,可与晤歌。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彼美淑姬,可与晤语。东门之池,可以沤菅。彼美淑姬,可与晤言。”

  这首诗写出了小情侣们约会必干的三件事,它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的,可以看每一行的最后四个字:先唱歌,再聊家常,最后深入到互诉衷肠。是不是与你的“套路”异曲同工呢?(笑)

  继续看《诗经》:

  《国风·郑风·有女同车》“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显然这个“有女同车”是开着车带女朋友出去兜风了。你看,古人都明白,有房有车,成功率更高。

  ▲乞巧节,必须约会啊。

  (贰)什么时候约会?

  至于什么时候是约会的好时机呢?

  年初一?我们约会吧!

  元宵节?我们约会吧!

  上巳节?我们约会吧!

  清明节?我们约会吧!

  端午节?我们约会吧!

  乞巧节?我们约会吧!

  中秋节?我们约会吧!

  重阳节?我们约会吧!

  反正我们能想得到的好日子,古人也能想到,这都是约会的由头嘛。

  至此,小妹已经交代了事件三要素中的两项W(When,Where),至于最后一个W(Why),就不用小妹解释了吧?你们懂的。

  三:不合适怎么办?

  看对眼了,就约会几次,顺利的话,可以奔向婚姻了。

  但如果约会几次,觉得不合适,怎么办?那当然就——分手。

  比如在唐代,风气还是比较自由开放的,男女之间相处后觉得不合适,完全可以分手,即使是结婚了,也能"休妻"或"和离"。

  所谓的“休妻”,你们都知道,丈夫一纸休书,将妻子给“开除”了。而“和离”就是我们讲的“协议离婚,和平分手”。

  ▲敦煌出土佚名,《放妻协议》。

  “和离”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在唐代。

  《唐律.户婚》:“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问罪)。”

  “和离”需要由丈夫签署“放妻书”。这个“和离”最著名的事件,当属敦煌出土的那份唐代《放妻协议》。其中一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因为被某男明星分手时使用了,所以一时间跃上热搜。我们来看一下这份协议的部分原文:

  “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之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怨家,故来相对……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这一段简单来说就是丈夫对妻子说:“如果我们结合在一起是个错误,不如就痛快地分手来得超脱。希望你今后好好打扮,再攀高枝,这样胜过两人看不顺眼互相挤兑……”

  很好,“和离”了。虽然仍旧是悲剧收场,但给彼此留了些“体面”,算是最好的结局。

  自古,谈恋爱,总有些“套路”。但都通往“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你懂的)

  可是你得明白,“套路”活跃气氛,“深情”留给爱人。不会做菜,要看菜谱。不会做题,要翻参考。不会通关,要看攻略。不会表达的糙汉子,并不代表他不够深情。

  如果是对的人,为什么不由他(她)“套路”一番呢?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