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北京代生 » 正文

遛狗拴绳入法,人狗矛盾能解了?

   胡克非

  壹月贰贰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新修订的动物防疫法。该法其中一条明确规定,“携带犬只出户的,应当按照规定佩戴犬牌并采取系犬绳等措施”。

  很快,“遛狗拴绳入法”便被人们热议。

  大部分人拍手称快,表示此法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立法规定文明养犬,为宠物管理问题提供了法律支撑,是提高城市治理水平和效力的重要一步。

  与此同时,不乏一些声音流出。生活中,各地的实际情况千差万别,谁来执法?怎么监督?新法最终落地困难么?

  不拴狗绳入法,能解决问题么?

  社会苦“不文明养犬”久矣

  张女士天生怕狗,在小区中见到狗都会下意识地绕着走,但不拴绳的狗还是让她心惊胆战,不仅如此,孩子不止一次在玩耍时踩到狗屎。

  张女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的小区属于老小区,物业基本上隐形了,所以小区中的狗基本上属于没有人管理的状态。

  她和丈夫与小区中的狗主人发生过很多次摩擦,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现在没办法,电梯打开看到有狗在里面,拴着绳我都不敢进。”

  出门遛狗不拴绳、宠物粪便不清理、任由宠物狂吠或扑咬他人等不文明养狗行为,已被公众诟病多年。近年来,由此而产生的公众安全、环境和卫生问题也日益突出。

  老人被狗绳绊倒身亡、男孩被放养大型犬咬伤等新闻事件也引起了爱狗人士与其他市民的争论与冲突,“公共场所遛狗拴绳”的问题多次成为互联网上讨论的热点。

  随着各种新闻事件发酵,网友的愤怒讨论仿佛只停留在网上。

  不文明养犬的人,好像家里都没通网。狗绳是不可能拴的,狗屎也是不可能捡的。

  “文明养犬这个事就不能靠道德约束。”说这话的是南京某宠物医院的一名医生王达利。

  因为平时和养犬人接触得比较多,王达利有着自己的看法。“很多养犬不文明的行为并不见得是饲养人本身不文明,而是在与宠物朝夕相处后,情感加深造成的。”

  “比如很多老年人,子女外出务工,自己空巢在家,与宠物朝夕相伴,感情深厚,把宠物当做家人甚至是孩子,在外出的时候不愿意拴绳给予宠物束缚,这种老人很多。”

  “还有一些饲养者,同样是因为和宠物的感情,认为宠物的状态是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比如不咬人,不扑人,我家的XX最乖了。”

  但事实上,宠物由于外界的刺激带来的应激反应,很多时候的行为并没有那么可控。在宠物医院里经常就会发生看上去很温和的狗,突然暴起引发的攻击行为。

  “但人们越用道德去攻击他们,他们越会站到道德的另一边甚至是偷换概念,有的时候需要相互理解,但想要管理,不是理解的事”,王达利说。

  狗子性格温和,并不是不拴绳的理由。 胡克非

  花样繁多,收效甚微

  在舆论的高压下,各地纷纷出台文明养犬治理办法。

  今年来,杭州在全市开展了文明养犬专项治理行动;宿迁把犬类管理作为强化城市治理、争创文明城市建设的重要一环,纳入创建文明城市考核细则;成都市犬只管理协调小组牵头组织公安、城管、农委、卫计、工商等多部门及各地犬只管理办公室开展犬只管理集中整治工作;广州市为狗主免费赠送文明养狗四件套鼓励市民文明养犬。

  各地关于文明养犬的宣讲、宣传比比皆是。在专项整治期间,效果立竿见影,但很快死灰复燃。

  昆明市举办文明养犬宣传活动。

  新华社曾在贰零壹捌年壹壹月壹肆日 名为《管狗,从管人做起》一文。文中表示,不少城市出台有养犬规定、条例,对文明养犬作出详细要求,受到社会欢迎。但这些规定、条例往往出台时通过运动式办狗证、全城捕杀无证狗,让养狗人心惊胆战,风头一过,各种无证狗、无主狗又开始满地撒欢儿,四处便溺。

  管理不文明养犬,应该像查酒驾一样严格才能取得效果。要让“养狗必办证”“遛狗必拴绳”的观念像“喝酒不开车”一样深入人心,成为习惯。对不文明养犬行为,须严格依法依规管理,让违法违规养犬的处罚落到实处,才能划定文明养犬的底线。

  新华社该文指出,犬患的形成,与相关管理部门长期的懈怠甚至失职不无关系,管理部门必须提高管理服务水平,才能营造人与宠物和谐共处的文明城市。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基层民警后得知,随着社会发展,相关规定对扰民犬如何处理、流浪犬如何收容、强制免疫与绝育、携犬外出乘坐交通工具等方面内容没有规定或规定得较为笼统,缺少可操作性;另一方面,养犬管理涉及公安、城管、卫生、防疫、畜牧等多个部门,由于对各部门职责没有细化,养犬管理没有形成合力。

  在农村地区,养犬乱象则更为复杂,村里的狗很多,有时分不清哪些是流浪犬、哪些是村民家养的,即使是家养的,主动接种狂犬病疫苗的也非常少。

  当然,在各种地方措施中,也不乏亮点,据中国青年报发文表示,贰零壹柒年山东济南设计的“养狗计分制”为解决“狗患”做出了成功探索。根据统计,计分制落实后,市民对犬只不拴绳的 较去年下降了肆叁%;对犬只伤人、犬吠扰民的 数下降了陆伍%左右。在今年贰零贰壹的上海两会上,也有人建言应适时推出养犬证计分制度来加强宠物狗管理。

  新法落地并不难,就看你愿不愿意管

  在采访过程中,几乎没有人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自己见到不文明养犬的行为会报警。

  大家的观点相对统一,一部分人认为,这个事情虽然不文明,但是倒也不是什么刑事案件的大事,报警显得有些小题大做。另一部分人认为,即便是报警,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还会耽误自己的时间。

  中国新闻周刊走访多家小区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对于社区内不文明养犬的行为,自己会派保安和工作人员定期巡查,见到不文明行文会及时制止并规劝,但对于拒不服从的居民,物业方并没有约束力,更没有强制执行的能力。

  有律师在互联网上表示,从立法角度讲,很多地方都是公安机关作为 部门,但他们精力有限,其次,涉及动物管理,公安机关也没有专业的技术。除了执法难度大,执法不严,惩罚力度本身也不够,违法违规的成本较低。

  面对新修订的动物防疫法是否会遇到落地执法难的情况,某基层民警小李向中国新闻周刊阐述了他的观点。

  “所谓的执法难,都是之前不作为背下的债。”小李说。

  很多人认为,这次新法出台,终于有法可依了,但有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其他相关政策法规,不文明养犬的行为早就可以依法处罚。

  现在一线城市,治安 头已经非常普遍,网络非常密集,通过治安探头巡控很容易找到在马路上不文明养犬的行为,然后通过 截图报给治安支队。这种方式效率很低,尤其是在两个城区交界的地方,狗从A区游走到了B区,这个事情就没法处理了。

  一个分局如果出现不文明养犬的事件,市局就会给分局下单子,下了单子就会给分局扣分,所以在一些重点区域(商业中心、旅游胜地),基层民警的能动性还是比较强的,通过 探头和巡逻车可以很快将不文明养犬者锁定,并带回所里进行处罚。

  “很多养犬人在现场虽然会撒泼打滚,但是到了所里后,基本上都会接受处罚。有过几次后,相关地区周边的情况就会有明显好转。”

  小李认为,执法难度在基层上看上去并不高。就在于愿不愿意管,愿意用多大力度管,“上面要求力度大,底下就会加大力度管,但如果大家都和稀泥,这个事情就管不好了。”

  基层公安的考核是很严格的,每一个基层派出所都会有一个考核分数,分数低的所长会被分局领导约谈,如果把管理不文明养犬这个事情落实到每一个基层派出所的考核分数中,这个事情不可能管不了。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