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北京代生 » 正文

小斐爆红,但贾玲还有另一个人……

  电影《你好,李焕英》火了。

  火的不仅是票房、口碑,还有叁玖岁的贾玲、叁伍岁的张小斐。

  “好哭”的也不仅是电影,还有俩人真挚的友谊。贾玲说:“我是女导演,你就是我的女明星。”

  张小斐说:“我们还有好久好久。”扮演“路人甲”的角色十几年,张小斐总算遇到了对的人。

  而贾玲,则在接近不惑的年纪,再一次遇到了对的人。

  上一个,是他。

  十年前的某档综艺节目,当时还是相声演员的贾玲,回忆着自己“北漂”时的艰辛往事。整整九年,她住在没有暖气的房子里。因为经济拮据,她长期不吃晚饭。

  为了能让她在北京生存下去,姐姐贾丹拼命赶场工作,把挣的钱大部分都交给了妹妹……台上的贾玲回忆着,台下一个和她身着同样服装的男士,皱着他那副标志性的“八字眉”,认真地聆听着。

  他就是白凯南。

  学生时代的白凯南与父亲的合影

  早在学校里,他已经开始琢磨着赚钱了。他接的第一个活,就是在一个叫“滚轴溜冰迪斯科大世界”的旱冰场做演出。

  那天他和同学一起去滑旱冰,却被场地的老板相中了。不过相中的不是白凯南,而是他那长相酷似郭富城的同学。聊了一阵感觉不错,老板便决定请他同学在这里驻场表演,报酬是一天四十。当然,白凯南也“顺便”和同学一起搭档,费用都一个样。

  上午练功上课,中午眯瞪一会儿,下午继续训练,放学后抹把脸,白凯南就和同学赶往旱冰场,晚上七点半到岗,一直演到午夜十二点半。期间不但要唱歌跳舞,还要主持抽奖、活跃气氛,有时候还要客串领滑员。一天安排得满满当当,但他一点儿不觉得累,而且非常快乐。

  毕业后,演出的机会更多,收入也有所增加,但是在校园里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再也没有了。他和几个小姑娘组成了唱跳组合,辗转各个场地演出。舞台上的他很卖力,每一场表演也经过了精心的编排,不过观众似乎并不买账。

  刚走上社会的白凯南

  有句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但是观众不会在乎背后“十年”的辛酸,他们只看你台上“一分钟”的效果。那副喜感的面容,和身边青春靓丽的小女生非常不搭,也让观众对他喜欢不起来,甚至强烈要求他退出去,只留下小女孩来表演。

  为了能让演出顺利进行,确保赚钱,白凯南选择了退居幕后,给这几个小姑娘当助理、司机,也当舞台 、服装 。看上去很没面子,但他每天依旧乐呵呵,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可那种不甘心、渴望舞台的情绪,其实一直在他心里面留着。

  时间一天天过去,几位女搭档陆续结婚生子、组建了家庭,不必整日为生计奔波。可孑然一身的白凯南,依然在各地的演艺吧流浪表演,渴望能在舞台上混出一番名堂。没想到“单飞”的日子也不好过。不管再怎么尽力,还是会有观众来“找茬”。

  有时演着演着,一块西瓜皮就飞过来砸在他脸上;还没来得及擦掉脸上的西瓜汁,又一块飞了过来,这下,他接住了。“怎么?我这演出您还给我送果盘?”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除了一个人,那就是他自己。

  当白凯南在社会上“积极而落魄”地奋斗时,贾玲也在北京过着看不到未来的日子。

  贰零零叁年,贰壹岁的贾玲从恩师冯巩的中央戏剧学院相声表演班毕业,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在相声界打拼。

  年轻时的贾玲

  物质上的拮据可以忍受,而事业上的“折磨”,让贾玲几乎陷入绝望。郭德纲曾不止一次公开表态,女性不是不能,但确实不太适合说相声。有很多节目、台词,女性根本无法诠释。当年的贾玲如果听到这些言辞,一定会边拍巴掌边喊:“说得好!”相声演员在台上最重要的就是树立角色,而这种角色的树立多数情况下对于女性很吃亏。

  男演员可以装傻充愣、犯贱耍混,但是如果换做女演员,观众们往往难以接受。所以像贾玲这样的女相声演员,在台上过于张扬不行,太端庄也不行。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人很难受。因为女相声演员太少了,贾玲外出表演,连换衣服的地儿都没有。其他男演员在一个更衣间里正常换装,而贾玲只能一个人去厕所更衣。有时刚脱下衣服,观众推开门进来了。

  “呦,你不是刚才在台上说相声那闺女吗?你怎么在这儿?”那一刻,贾玲真心想钻进瓷砖的缝里。贰零零叁年,贾玲和搭档获得《全国相声小品邀请赛》冠军,那一年的季军,是郭德纲、于谦;贰零零陆年,她又获得央视第三届相声大赛专业组二等奖。

  贾玲早年与搭档参加相声大赛

  虽然有所成就,但是贾玲却一直没摸索出属于自己的表演风格,也没能让观众们记住她。她缺少的,就是一个对的人,一个能和她完美契合的搭档。

  贰零零陆年的某一天,一位相声 找到了白凯南,想让他与一位女相声演员合作。当白凯南从 的嘴里听到“贾玲”二字时,心里直犯嘀咕。当时的贾玲已经是相声大赛冠军,白凯南对此也有所耳闻,他倒是很愿意合作,可贾玲能瞧得上他吗?没想到,贾玲答应得也很痛快。

  不过并非出于对白凯南的肯定,而是对 的尊重。就在一年前,同样是喜剧界“黄金搭档”的沈腾与马丽,也相遇了。那一年,贰陆岁的沈腾在小剧场里看演出时,一眼就“相”中了舞台上贰叁岁的马丽。一束橄榄枝抛过去,马丽就成了“开心麻花”的一员。

  和沈腾与马丽的“浪漫邂逅”不同,同样贰陆岁的白凯南和贰肆岁的贾玲,是在二人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被“凑”在了一起。就像上学的时候安排座位,老师指着一男一女说:“你,还有你,你俩坐一起。”

  二人在一起排练的初期,贾玲对白凯南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咋办啊,哥?”一个是步履维艰的女相声演员,一个是无门无派、刚刚踏进这门行当的新人。别人搭档是“强强联手”,这俩人倒好,同病相怜……他们,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渐渐地,时间向他们证明,他们两个或许不是相声说得最好的,但一定是最适合彼此的。

  冲进大楼,他急匆匆地去摁电梯,一根白白软软的手指也伸了过来,俩指头碰到了一起。白凯南转头一瞧,脱口而出:“贾玲?!你也刚到?!”贰零零捌年,二人参加央视第四届相声大赛,斩获了三等奖。可这届比赛,也成了他们心中的遗憾。如果没有意外,名次本可以更高。

  在节目里,他们要经常随着音乐起舞,可其中一段音乐因为音响师的失误放早了,二人还在说着台词,音乐就提前响起。当俩人开始舞蹈的时候,贾玲边跳边说:“坏了,放早了!”白凯南也边跳边想:“完了,丢分了。”

  下了舞台,贾玲就忍不住哭了。这一段作品,他们准备了几乎一年。比赛结束后,俩人坐在白凯南的小白车里,白凯南一根根的烟抽着,一声声的“妹”叫着,安慰了贾玲好久好久。二人的演艺事业,最初没有因为彼此的相遇而变得更顺利,但至少,他们有了可以共同分担情绪的对象。苦,不再一个人咽。

  贾玲白凯南

  在贰零壹零年度大戏新《红楼梦》首映式献上表演一个电话,让二人获得了来到中央电视台参与贰零壹零年春节联欢晚会审查的机会。第一次参与审查,两个人一点都不紧张。能参与春晚审查,对这两个一直在默默打拼的小演员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上春晚?想都不敢想。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他们通过了一审,来到三审时,他们的心境不一样了。那个梦一样的殿堂在一步步靠近,他们的想法也多了起来,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在台下候场时,贾玲对白凯南说:“哥,你做个斗鸡眼的表情逗逗我,让我笑一下。”

  白凯南一连做了四五次,贾玲紧张的心情才有所缓和。上台的时候,白凯南看东西还重影呢。

  CCTV第五届相声大赛颁奖典礼,贾玲白凯南表演相声《大话灰灰》

  一审、三审、五审,这对搭档挺过了三道关卡,没想到在确定要登台春晚后,真正的考验来了。第一次上春晚没经验、没意识,他们的节目《大话捧逗》,已经于不久之前在某个地方台进行了录制。当央视春晚导演组的人看到这个台的片花后,急眼了:“都快到年关了,这个节目怎么在其他台也要播?这还怎么上春晚?”

  俩人一听这话,脑袋“嗡”地一下,赶紧给恩师冯巩打电话。冯巩一听,也发火了:“活该!明知道要上春晚了还四处露脸,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不管了!”

  挂了电话还没来得及伤心,冯巩的电话又打回来了。“事情已经给你们解决了,以后不准再有下次了。”当俩人握着电话,沉浸在对恩师的感激中时,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远远未得到解决……

  这就意味着,这个节目已经没有备选方案,而且主持人串场等都一系列流程都已敲定。一旦拿下来,前后环节都会乱成一锅粥,而且没有其他节目可替换。

  这俩人,算是摊上大事了……

  那天,两个人几乎是以头脑发蒙的状态登机,再到落地北京。下午两点,在北京的机场,他们看着天上来往的飞机,一连问了对方无数个“怎么办?”商量到最后,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去找人家栏目组“磕头谢罪”。

  这一年,白凯南叁零岁,贾玲贰捌岁。这一对“难兄难妹”,互相搀扶着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光。那天演出的结尾,白凯南根据剧情先跑下台,贾玲紧接着追下去。跑到舞台口,贾玲看到白凯南站在台下,边摘话筒边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而贾玲回应的,是一副同样的表情。

  这一次,他们依旧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了遗憾。原版节目接近十四分钟,而在春晚舞台上,只演了捌分多钟。里面关于韩剧《大长今》的桥段,被导演组要求砍掉,也使得整个作品的“笑果”弱了不少。不过一向对他们严厉的冯巩,却在这一天表现出了难得的宽容。演出结束后不久他就打来电话,把两个人好一顿夸……很多观众都有印象,

  《大话捧逗》这个节目,获得了当年央视春晚曲艺类三等奖。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奖杯,在第二年被他们捐出来拍卖了八万八千元,全部善款捐给了患病的儿童。贰零壹零年至贰零壹壹年,当两个人因为春晚走进越来越多人视线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想到,他们会在不久后渐行渐远。

  贰零壹伍年底的一档访谈节目中,面临同样问题的沈腾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和马丽不是过不了日子,我觉得是只能选一头,要么就是荧幕上的搭档,要么就是生活中的伴侣。”

  新娘当然不是贾玲,不过贾玲是他儿子的干妈。从贰零壹贰年起,贾玲开始辗转小品和话剧的舞台。由她 并主演的话剧《爱还爱还有》在北京隆重上演,剧中她一人分饰五角。

  这一年,她的微博中出现了“张小斐”的名字。她说:“张小斐啥都准备好了,就差火了。”

  这一年,贾玲登上了《百变大咖秀》。在电视机前看到老搭档的优异表现,不久后,心痒痒的白凯南毛遂自荐,也登上了这个舞台。在二人同台表演的歌曲《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中,依旧纤瘦的白凯南,把已经有些“丰满”的贾玲,一把抱了起来。

  贰零壹伍年,贾玲以小品演员的身份回归央视春晚,和演员沙溢、瞿颖等人合作表演了小品《喜乐街》。也是在这一年,白凯南携手张馨予、“邦女郎”玛莉亚,为宣传其参演的电影《魔卡行动》,在威尼斯电影节走了将近贰零分钟的红毯。

  贰零壹陆年,电影《你好,李焕英》的前作——同名小品《你好,李焕英》在《喜剧总动员第一季》亮相。在演出中,贾玲数次情难自禁,留下了泪水。很多观众看完这部小品后说:“这是一部我愿意看千遍万遍的作品,却不愿意让贾玲再演第二遍。”

  也有的观众说:“喜头悲尾的小品,我只认《你好,李焕英》。”

  这一年,白凯南也哭了,不过是被冯巩训哭的。当年央视春晚,冯巩和白凯南师徒同台表演小品。两个半月的排练期,白凯南差不多被骂了陆零天。

  一次下台后,因为一个表演问题迟迟未得到解决,他被冯巩当众痛骂壹个多小时。临了,冯巩丢下一句话。“别人叫你一声白老师,你就真成老师啦?记住,在艺术面前,你永远是个学生!”

  贰零贰壹年初,《你好,李焕英》引爆春节档,贾玲一跃成为中国影视票房最高的女导演,也让男主角沈腾成为中国影史首位贰零零亿票房演员。而近几年有些沉寂的白凯南,则重新回归《百变大咖秀》,和贾玲再次站到了一起。

  不过在部分大众看来,如今的二人已无法相提并论,也无法“平起平坐”。

  当她感到前途渺茫时,能做的除了咬着牙坚持,也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问:“哥,咋办啊?”他们把自己最真实的情感,都毫无保留地暴露给了对方。

  一次二人共同出席某档综艺节目,贾玲听蔡明嗲嗲地喊潘长江“哥”,然后随口问身边的白凯南:以后咱们老了你会不会也这样喊我妹妹?当时白凯南没说话,但是心里飘过俩字:“会的。”

  节目里,贾玲向沈腾发出了“灵魂拷问”:我和马丽,你做个选择吧。沈腾上前一把搂住她,毫不犹豫地说:“马丽。

  ”贾玲转身跨住了白凯南的胳膊。“老白,我们走!”

  “我今儿个没白来。”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